砚川

盾鐵:)

【盾铁】触不可及/Untouchable (6)

😃Steve終於要承認他對Tony的感情了嗎

Mistletoe:

电影《Her》AU,一方普通人,没有钢铁侠,Tony Stark是神盾局顾问。


————————————————————


“Romanoff,你还有什么事吗?”Steve把手上的文件整齐摞好,在此期间抬头看了眼会议室里仅剩的另一人,红发女士罕见地没在散会后夺门而出,而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似乎是在刻意等待着什么。


 


“没什么事。”红发女士歪过头来看着Steve,她的眉眼带笑,却让人看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Steve没再深究,夹着那堆文件就往门口走,一边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他的终端,他绕过长长的会议桌,听见低哑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才这么一会儿时间不见就想他了?”


 


Steve停下戴耳机的动作,疑惑地回身看着Natasha,“什么?”


 


Natasha转动一下转椅,面对着Steve翘起二郎腿,“你的AI。”她抬手指指Steve手指间的那个小家伙。


 


Steve仍是不解,“有什么问题吗?会议已经结束了,他没有影响到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Natasha的绿眸子一眨不眨,“只是感到好奇——什么样的东西能让美国队长沉迷到这个地步。”


 


金发男人思考了几秒,沉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Romanoff,别兜圈子。”


 


“没耐性。”Natasha细声地嗔怪,性感的嗓音能让这世上大部分的男人都耳根子发软,但显然除了对面这个板着脸的男人,“为什么我一提到你的AI,你的敌意就这么明显?没有人要把你们分开,Steve,放松点。”


 


Steve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过激的反应,他浅浅呼吸两下,干脆扯了张椅子过来,与Natasha面对面坐下,“你说吧。”


 


Natasha看着男人这副严正以待的模样,笑容更大了,她说:“你最近看起来很高兴,好几次我都在走廊看见你一个人傻笑来着。”


 


“那不是‘一个人傻笑’,我是在跟Tony说话,只是看起来像自言自语而已。”他争辩道。


 


“哦?”Natasha缓慢挑眉,“你喜欢和他呆一起是吗?”


 


Steve不经意地瞟了眼自己手心里的终端说:“我不否认。”


 


“可他是个AI。”


 


“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个AI?”Steve反问道,“我不是什么沉迷新鲜玩具的青少年。”


 


“所以你其实知道外面满大街都是拿着这个小方块的人们?”


 


“我知道。”Steve紧锁眉头,“那又怎么样?对于每个拥有者来说,他们的AI都是特别的。”


 


“嗯哼,你这话说的倒是有点青少年的口气了。”


 


Natasha玩味的语气让他有些不悦,他说:“我不管到底有多少人在和我使用相同的产品,Tony对我来说是唯一的,他储存着属于我们之间的独一无二的记忆。我知道他归根到底只是电脑,但我不仅仅把他当作是一个程序、一个系统,他是我的朋友——”


 


“只是朋友?”Natasha翘翘脚尖,皮靴前端轻踢了一下Steve的前腿。


 


“你什么意思?”他的脸色又开始阴沉了。


 


“Steve。”Natasha轻叹一口气说:“你不觉得你每天花了太多时间对着你的AI吗?我给你介绍的姑娘们,你一个也不搭理,全部回绝,你确实是个正常的年轻男人对吧?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比起姑娘们,你更喜欢小伙们,我可以再重新帮你物色。但显然,你的兴趣全在你的AI身上,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Steve沉默良久,开口问道:“Fury派你来的?”


 


Natasha轻笑一声,“不是,他比你想象的忙。”


 


“那我们现在到底在这里干什么?满足王牌特工的好奇心?还是你认为一个太过依赖AI的美国队长无法继续担任神盾局的指挥官?”


 


“我没这么说,大个子。我很清楚你能处理好一切工作上的事,不论是神盾局还是复仇者联盟。”


 


“那又是什么驱使你一直孜孜不倦地扮演着美国队长的丘比特?”Steve抱起手臂。


 


“我只是不想看你一个人。”Natasha仿佛觉得这回答理所当然,并且因为这多此一举的提问而不满。“Steve,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不是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太难融入,而是你对新世界的一切都抱有太多保留。”她拧着细眉说:“我不是做任何事都有目的性的,你是我的头儿,在公事上我信任你,但说真的——你在感情上基本上就是一张白纸,连次像样的恋爱经历都没有。当然,我从来都不是个守旧的人,和AI恋爱这件事并不会让我感到稀奇,我只是担心你是否能真正区分——”


 


“你是说……我在跟Tony恋爱?”Steve愣愣地说。


 


“你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Natasha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Steve只发出一个单音节就噤声了,他一脸迷惘。


 


Natasha望着他这副样子,再次叹了口气,她站起身,走到Steve身边,拍了两下他的肩头,“你好好想想吧。”说完就走向门口。


 


Steve回过神来,冲着她的背影说道:“下次你关心我的时候可以直接说,不用搞得像审问犯人一样。”


 


Natasha回眸一笑说:“哦,职业病。”


 


Steve也朝她微笑,在对方迈开步子时,突然补充道:“之前你介绍过的Carrie,还单身吗?”


 


Natasha停住动作,眼睛微眯,“我得去问问,需要我帮你约她吗?”


 


“好。”他背过身,Natasha只看到椅背上的一颗金色后脑勺,听到一声简单的应答。


 


 


 


“你晚上要出去?”AI看着金发男人打开衣柜,随口一问。


 


“是啊,约了人。”Steve闷头在为数不多的衣服堆里翻翻找找。


 


“没听你说过,重要的人吗?”


 


“不算吧。”


 


“但你一直在挑衣服。”


 


“第一次跟对方见面,想体面点。”


 


“谁啊?”


 


“就上次那个Carrie。”


 


“档案部的?”


 


“嗯。”Steve心里倏地一乱,随手抽了件T恤出来,看了下又不满意,扔了回去。


 


“这是约会对吧?还是算相亲?”AI顿了一会儿才问。


 


“不知道,只是想多给自己一个机会。”


 


“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干什么?证明你能和21世纪的女人谈恋爱?”AI的问题有些尖锐。


 


“或许是,或许不是。我没想那么多。”


 


“这可真是个好回答。”


 


“Tony。”Steve双手叉着腰,无奈地说:“你说过,多结交个漂亮姑娘对我来说没坏处。”


 


“是的,我说过。”AI硬邦邦地说。


 


“你不为我高兴吗?你之前一直都想我多认识些女孩儿。”


 


Tony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喉音,像是欲言又止,如同骨鲠在喉,“不,我没有不为你高兴,恰恰相反,作为一个称职的AI,我应该为你的第一次约会出谋划策。”


 


“我没有什么需要谋划的,就只是简单地吃个饭。”Steve下意识回绝。


 


“你定好餐厅了吗?法国菜还是意大利菜?你打算穿正装还是休闲装?饭后节目安排好了吗?看电影还是喝咖啡?送她回家的时候,如果她邀请你上去坐坐,你是答应还是拒绝?”


 


Steve被Tony噼里啪啦的一串问句弄得有点懵,“我……我确实没计划这些。我以为就是找间普通的餐厅——”


 


“看吧,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我。”AI颇为傲慢地说。


 


我需要你,才不是因为这种原因,Steve心想着。


 


“说话。”Steve的沉默似乎让AI火冒三丈。


 


Steve叹气,“其他的别管了,先帮我选件衣服吧。”


 


“左手边那件深蓝色衬衣,配你的黑色西裤。”Tony利落地说:“我会帮你定全城最好吃的一间法国餐厅,靠窗座位,晚上七点整,电影票需要吗?”


 


“不,不需要了。Tony——”


 


“那好,我得下线一段时间,处理下后台数据。如果你看不懂法文菜单,到时候再叫我。”说完终端的指示灯瞬时熄灭。


 


Steve安静地扇动几下睫毛,指腹轻轻摩挲着终端的金属表面,看了很久才将它放下。


 


 


 


Steve是个守时的人,他提前两分钟到达了餐厅门口,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见对方早已落座。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餐厅,烛光在桌子上轻轻摇曳着,客人头上的吊灯也辉洒着昏黄暧昧的光。Carrie是个十足的美女,毕竟能入得了Natasha眼的都不会差。她有一头深色的长卷发,鼻梁高挺,脖颈的线条优雅修长,隔着一段距离,Steve看不清她的瞳色,但已经足够让人赞叹。



时钟悄然指向七点十分,而Steve还在门口徘徊。两三对情侣从他身边经过,推门而入,店内悠扬的音乐声在开门关门的间隙里传进他的耳朵。店里的Carrie很有耐性,并没有因为Steve的迟迟不出现而表现出一点不耐烦,她只是端坐着,偶尔喝几口面前的柠檬水。不知道Tony会怎么看,是不是也会觉得这个女人长得不错?他好像还没问过Tony喜欢什么样的类型,下次得问问。他已经在外面呆了太久,他应该赶紧进去,向那位女士道歉,他编不出合适的借口来挽回第一次见面就迟到的糟糕形象,但Tony大概会给他一个好由头,接着告诉他,可不能跟女士实话实说,对方多半会觉得你很失礼。他没试过和女士约会,坐下之后是该先寒暄着聊会儿天,还是应该先点菜?说到点菜,他还没告诉过Tony,他的法语可好了,点菜这种事根本难不倒他,但Tony肯定还是会越俎代庖地给他点一桌子菜,然后告诉他,女士一般都爱吃这个,爱吃那个,这家店的什么什么很不错,一定得来一份。


 


这些想法在Steve的脑海里一个接着一个蹦跶出来,他的双手插在裤口袋里,低头盯着自己鞋面,他的右脚尖向前迈一步,轻踩一下地面,又收回来,向前,收回,这个动作他反反复复地做了好多遍,只是一种无意识的、机械化的肢体动作。


 


Tony,Tony,他满心、满脑子所想的,只有Tony。 
 
他深吸一口气,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挺直背脊走进那扇门,他没有犹豫,径直走到Carrie面前,他站定,微笑,徐徐地说:“你好,我是Steve Rogers。很抱歉让你久等了,但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可能会让你更生气,先向你道歉。我可以坐下吗?” 




TBC

评论

热度(188)

  1. 夏殁浅梦Mistletoe 转载了此文字
    呀呀呀大盾你悠着点吧,吃醋的妮妮可不是那么好哄的( ̄^ ̄)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