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川

盾鐵:)

【盾铁】回到2012(3)

😭刀子太长 疼死了真的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门上属于Tony的名牌还没有被摘下。


“他坚持把房间设置在这里,距离他爸爸房间最远的地方,”Maria打开门:“他甚至自己打通了三楼,把那布置成自己的实验室。”


Steve随着Maria的脚步走了进去。


黑暗的房间内柔和的灯光骤然亮起。


 


房间内并不整齐,甚至可以说有些凌乱。


画着夸张图案的被子歪歪地堆在床头,枕头边还放着一部移动电话,一旁的展示柜上摆着满满的奖杯和奖状,大多数Steve叫不上名字(应该都是科学相关的奖项吧?Steve猜测),硕大的实验桌上凌乱的码着细碎零件,实验桌附近还有一只漆黑色的不明机械,从简易的爬梯直线而上是被Tony打通的三楼,Steve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楼上似乎有更多的成品或者半成品机器,以及一些文本资料(可能是书?)。


 


“Tony走了之后,我和Howard除了必要的清洁之外都没动过这个房间,让它保留着Tony离开前的状态,希望某天Tony会回来。”Maria怀念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Steve凝重的点了点头。


就好像自己过去在军营里,看见已故的战友凌乱的床铺,内心希望他还会再打开营门大喇喇的翻倒躺下一样。


人终有一死。


但谁都没办法做好准备迎接它。


 


“你好啊,Dummy。”Maria抚摸着那只漆黑色的不明机械,那只被叫做【Dummy】的不明机械似乎一瞬间被通电,伴随着机械的转动声用自己最前端的机械爪蹭了蹭Maria:“这是Tony从麻省理工的毕业作品,叫Dummy,Tony总是嘲笑Dummy笨但他从来没想过换掉它,甚至每年还帮它过生日。”


Maria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白纸做的尖帽子,帽子上用黑色马克笔写着【Happy Birthday】。


想象着青少年版的Howard一边掏出帽子给机械手戴上一边嘴里叨叨你怎么这么笨啊的模样,Steve嘴角忍不住扬起弧度。


“但Tony和Howard的关系一直不好。”


 


Steve疑惑的看着Maria。


提到Tony时Howard的反应一点也不像关系不好的父子。


“是不是没想到?Tony他是我和Howard的天使,但我们却……”Maria怀念地抚摸着Dummy:“我们却一直在伤害他。”


她叹了口气。


“Howard一直再找你,他一直给Tony讲你的故事试图告诉Tony自己所做的事情多么重要,但他和我都忘记了陪伴Tony成长同样重要,Tony在一次又一次的等待之后习惯了我们不在他身边,为了吸引Howard的注意,Tony开始酗酒、飙车,做一切Howard不喜欢的事情。Howard爱子心切又脾气暴躁,和Tony的关系势如水火,说不到三句话必然会吵起来,。”


 


Steve难过地垂下肩膀,他知道Howard是位好兄弟、好朋友,却真的不知道Howard为了他做了这么多,如果今天Maria没有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居然是Howard家庭矛盾的导火索。


 


Maria安慰地冲他摇了摇头。


 


“我和Howard,我们深爱着Tony,但Tony拒绝相信我们,”Maria指挥着Dummy从装饰架的某个夹层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Steve:“Tony不喜欢在家里摆他的照片,好像这样可以证明他不存在在这个家里,这张照片是我无意间发现的。”


 


照片上印出的是少年唇红齿白的脸,大大的棕色眼睛和那一头可爱卷毛简直可以融化任何人心,他带着祝福的圣诞帽,却面无表情冷冰冰地看着镜头,照片上有两道深深的划痕透过背面划破了少年的胸口。


Steve不知怎么的觉得自己胸口一阵窒息。


他将照片翻过来,发现背后不仅有划痕,还有少年用马克笔随手涂鸦的痕迹。


一只被劈成两半的鸟和一只章鱼?


 


“这是Tony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就在当晚Howard听到消息需要外出,Tony质问他为什么圣诞节都不留在家里,我想上去劝劝Tony ,Tony却转身跑出家门,开着我们的车出去了……”


Maria的声音开始哽咽。


“他就这么走了,甚至毁掉了家里的备用车和通讯系统,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他说一句我爱他……”


 


“等Howard终于修好了家里的通讯系统,我们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居然就是Tony的死讯……”


 


Steve蹲下身紧紧握住Maria的手,痛苦抓着自己的头发:“对不起,Maria,我对这一切真的很抱歉。”


 


耳边传来Maria的叹息。


 


Maria缓缓讲述那些沉重的故事。


Tony死后Howard疯了一样的研发武器打击九头蛇,甚至动用上当初掉进太平洋的宇宙魔方。大规模的成功却也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拥有了高级武器的人类终于引起了外太空势力的注意,大举入侵。


Howard意识到这种武器的危险,他被仇恨洗刷的的大脑清醒过来,无视了贪婪政客们的要求,毅然决然毁掉了所有武器,政客们愤怒的收回了Howard的一切权利,叫嚣着要让Howard付出代价。


正在Howard已经准备好面对审判时,却发现杀了Tony的凶手冬日战士,居然是多年前被俘被洗脑的战友。


Howard拿出手上最后一点底牌毁掉了九头蛇关押冬日战士的基地,却在最后一刻——犹豫了。


 


Maria永远记得那个雷雨交加的晚上,高浓度酒瓶散落一地,她哭泣拥抱着濒临崩溃的Howard,她听着Howard一遍遍的说对不起Tony,是我的错。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


如果上天在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愿意代替Tony坐上那辆车。


 


Steve只觉得眼前一片黑。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指甲在掌心刻出道道血痕。


 


“……都已经过去了很久了,”Maria的声音再次拯救了他:“你不必因此自责,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Tony的死真的是Howard一生的痛,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和Tony说声我爱你,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你是我的骄傲。”


“所以,在没有接受Barnes中士这件事上,你不要怪Howard。”


 


“我不会的,”Steve沉重的低声:“我只希望Howard能原谅我的口不择言。”


 


那晚是怎么回到房间的,Steve已经不太有印象,一整个晚上他都躺在床上辗转想着如何向Howard道歉,如何救回Bucky,救回Bucky之后怎么在照顾Bucky和照顾Howard中取得平衡,虽然Maria明确表示她和Howard两个人相互扶持没问题,但Steve怎么也放心不下。


这次,他绝不想放弃拉住任何一个朋友的手。


他要想个办法让他的朋友们都能更好的生活。


 


Steve没想到的是,在找回冬日战士这件事上最终还是Howard帮了大忙。


 


Howard派去监控Bucky防止他再被九头蛇组织带走的这群特工提供了Bucky的活动范围。


而帮Bucky恢复身份、检查大脑、提供医疗住宿的事情Fruy则表示神盾可以帮忙。


“当然是有条件的,” Fruy摆出黑心商人脸:“我帮你解决一件事情,你也要帮我一件事。”


“比如?”Steve挑眉。


Fruy从大衣里掏出一沓资料。


“复仇者联盟?”Steve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


“是的,之前宇宙魔方引发的入侵并没有完全结束,我们需要有能力的人来帮助我们。”


Steve翻了翻资料发现登记在册的人有上次见过的红发女特工、一个没见过的弓箭手和会变成绿巨人的班纳博士,最后两页是他和Bucky的照片,并在资料上写了【未确定】字样。


“只要Barnes中士的测试没有问题,神盾局就同意他也加入,”Fruy看着Steve皱着眉头的脸,顿了一下之后不情愿的补充:“当然我们会考虑Barnes中士的个人意愿,以及考虑你希望照顾Howard夫妇的要求再安排工作。”


Steve看了一眼装作自己还在生气的Howard,点头答应了Fruy。


 


复仇者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找冬日战士。


当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任务一个小时之内就完成,其中40分钟还花在来回的路上。


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他们就在街边一个普通的水果摊面前找到了正企图购买李子看起来胖了起码一整圈脑子清楚能认出Steve的冬日战士。


 


把Bucky留在神盾局的看护中心,回到别墅的Steve闭上眼睛之前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一切也太顺利的不可思议了……


 


他正在看录像。


他在看一段HowardMaria被洗脑的冬日战士杀死的录像。


他心里非常的慌,但那不是真相被揭开不可思议的慌乱,而是【被发现了】的不知所措。


 


“你知道吗?”


那个人看着他,眼里浸润着泪水的痕迹。


 


Yes。”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那个模糊的人影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要——


你不能这么对他——


迎着那个模糊的目光,Steve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撕裂了一般,他对着梦里的自己喊道。


但他的喊声并没有人听到。


他看着自己对着那个模糊的人影猛地出拳,一下下打在那人的身上。


他看见Bucky咆哮着对着那个人冲过去——


 


哔哔哔——


 


他猛然惊醒。


床头放着的手机欢快震动着。


“Cap,紧急情况!”电话里传来黑寡妇焦急的声音。


 


穿好制服赶去战场,Steve发现天上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外星人打穿了个黑洞,城市的中心街道已经被外星人砸了个彻底。


“鹰眼,你负责上空,寡妇和我负责清理地面上的外星人,Hulk!”


砸的正嗨的绿巨人给了他一个不耐烦的眼神。


“砸。”


绿巨人露出和善的微笑。


 


盾牌飞出把三个骑着奇怪飞行器的外星人从飞行器上砸下来,Steve看着源源不绝的外星人暗暗思考对策。


“鹰眼,”Steve问道:“有没有办法关上天边的黑洞?”


“没有。”


 


一道闪电从黑洞中劈闪而下,转了一圈之后带着某个绿色的人(?)上了天。


黑洞开始缩小。


 


“Well,现在有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鹰眼如实汇报道。


 


Steve望着天边渐渐缩小的黑洞,不知道怎么的又是一阵恍惚。


这一幕,我在哪见过?


 


甩甩头,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着通讯器说道:“打扫战场,把没撤走的外星人全部消灭。”


“是的,Cap。”通讯器里传来鹰眼的回复。


“这些外星人没有什么弱点吗?Cap?”黑寡妇喘气的声音非常大:“削掉头还不够,还要削掉手和脚才能阻止他们动弹?”


“有弱点!”Steve突然想到几分钟之前,自己挥盾牌救平民的时候正巧砸到这些外星人闪着蓝灯的胸口,他们瞬间失去力量倒下的样子:“砸他们胸口的蓝色光源!”


“好。”黑寡妇切断了通讯。


Steve拿着盾牌,对着身前一只嘶吼不停的机械外星人一盾牌敲过去,外星人应声倒地,Steve连忙上前,举起盾牌往外星人胸口一砸。


咔擦——


 


不要!


自己这样嘶吼道。


但这丝毫没能阻止梦中的自己把那人砸倒在地,他看着自己冲上前,跨坐在那人的身上,高高举起盾牌。


——咔擦。


那个人模糊的面容终于清晰起来。


那双总是灵活二狡黠的棕色大眼睛带着十分恐慌看着自己。


 


 


你是……


 


 


——Tony


 


“Cap?!”


 


“Cap!”黑寡妇冲着Steve身后正意图袭击的外星人胸口开了一枪,外星人倒在地上:“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是的……”Steve低语道,他握紧了盾牌,强撑着不让瞬间涌入大脑的记忆分走注意力。


但那些记忆是那么鲜活。


 


他醒来。


他冲出神盾局。


他与Tony的第一次相遇,他们组建了复联,Tony扛着核弹冲破黑洞,他在楼下画画被Tony碰到两人开始奇妙的约会,他对Tony说Together,他们第一次接吻,他和Tony在大厦跳舞,他选择隐瞒。


他——砸碎了Tony的反应堆。


 


战斗结束后,Steve几乎是逃出了战斗现场。


 


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跑得这么慢过,眼前的街道和行人都让他内心焦虑不已。


 


Tony


Tony


Tony


 


Steve在心中默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Tony已经不在了】的现实。


第一次一觉醒来他失去了Peggy,第二次一觉醒来他失去了Tony。


 


这一切都是玩笑对不对?


 


“Steve?你怎么了?”


打开别墅大门,瞬间带起的热浪和汗水吓坏了Maria。


 


“Maria,我可不可以去看看Tony的房间?”Steve气喘吁吁。


“当然可以,但……”


还没等Maria问他,Steve已经感谢的鞠了一个躬三步并作两步走上二楼,打开Tony的房门。


 


“Tony走了之后,我和Howard除了必要的清洁之外都没动过这个房间。”


Steve想到Maria说过的话。


 


这个房间,还保留着这个世界的Tony离开前的模样。


这个Tony会是他的Tony吗?


Steve几乎是颤抖的抚上了Dummy的机械臂,被自动充电的Dummy晃了晃手臂,随即亲昵的凑上来蹭了蹭Steve。


心脏一阵酸麻,眼眶强烈的灼热感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


 


他努力的在房间里找寻Tony的影子。


 


他找到了Dummy,找到了Tony的汉堡王钥匙扣,找到了Tony曾经给他展示过厚厚的科学奖状,找到了他曾在他和Tony房间里无意发现的美国队长纪念卡片。


 


他顺着楼梯而上,在杂物盒子里翻出了用彩铅笔稚嫩勾勒出的笨重盔甲。


 


他想到Tony在自己照片背后的涂鸦,被劈开的老鹰和扭曲的九头蛇标志。


 


他想到Howard在Tony死后肃清了神盾局内部抓出了九头蛇间谍,想到Howard摧毁了一个又一个的九头蛇基地找到了冬日战士。


 


他抓住Tony稚嫩的盔甲设计图,把它捂在心口的位置强忍着泪水和哽咽声。


Maria还在门外,我不能——


 


“Captain?”


Steve曾以为这个电话永远不会响起来了。


“Tony——”


“别说话,Captain,我打电话过来只想问你一个问题,”电话那头传过来Tony疲惫的声音:“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有一个机会,让你回到这一切未发生之前,你愿意吗?”


“……”Steve沉默了一下:“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不会再瞒着你,我真的很——”


抱歉。


然而这个抱歉还没有说出口电话就被挂断.


Steve愣愣的听着电话忙音。


 


等他再醒过来,就看到了年老的Howard。


 


他的Tony给了他一个全新的开始,一个Howard和Maria都活着,Bucky被提早救出来的世界。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Tony Stark。


 


他终于还是痛哭出声。


 






















TBC


 




清明节快乐?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