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川

盾鐵:)

[盾铁] Number Countdown (灵魂伴侣AU) 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SLBlackagar:

第一次尝试灵魂伴侣, 点梗文,  @砚川 希望没at错人. 其他的黑帮梗和ABO我在尝试...


灵感来自于Tumblr的一个帖子, 看完之后笑死我, 决定这么写. 希望能读懂?


比较魔性, 不是很魔性, 但是比较魔性.




Number Countdown (上)


每一个人能看到自己灵魂伴侣头上的倒计时, 而每个人头上的倒计时的含义都是不一样的.


Tony Stark从来不打算寻找自己的灵魂伴侣. 这倒不是因为他愤世嫉俗什么的, 而是因为他的特殊体质. 


他能看见所有人的倒计时.


当Howard发现这个的时候, 他立刻教会Tony如何隐藏和伪装自己. 见到任何人看他们的眼睛而不是头顶, 这是最重要的, 也是最艰难的.


他从小就喜欢猜测人们的倒计时意味着什么. 有的人的倒计时很长很长, 有好几年, 几十年. 有的人非常短, 一个月, 几天. 如果碰到短的, 他会尽可能的去发现倒计时归零后会发生什么. 


他看到有的人倒计时归零之后会某个地方发痒, 有的人会咳凑等等. 一个人每次倒计时归零都什么也没有发生. Tony好奇极了, 经常观察那个人. 结果, 有一次那个人倒计时归零的时候, 他的周围传来“噗”的一声.


哦, 原来他会放屁.


这种时候Tony就会很感谢他的能力, 他能在那个人倒计时归零前立刻离他远远的.


Tony观察过自己父母的倒计时. Howard的是很多很多年后才会归零, 所以Tony不得而知. 他计算了一下, 发现自己21岁的时候就能知道父亲倒计时的含义了. 而Maria的是脖子疼, 于是每次不用Maria动手,Tony就会帮她揉揉. 这个时候Maria的笑容总是最美的. 他问过妈妈能不能看到爸爸的倒计时.


“当然了, 他也能看到我的, 但他可没有你贴心.” Maria笑着说.


“那你知道爸爸的倒计时是什么意思吗?” Tony急切的问.


“不, 我认识他的时候就是20多年的数字.” Tony只好等待.


至于他也很喜爱的Jarvis, 他的倒计时意味着他的心脏疼. 每一次Jarvis的倒计时变得很小的时候, Tony就会帮他揉揉心脏的部位, 直到倒计时重置.


他在MIT遇到了Rhodey, 他一生的好友. 他偷偷告诉了他自己的秘密, 但是拒绝告诉Rhodey他的倒计时是多少. 


一年之后, 他终于知道了Rhodey倒计时的含义—头晕.


他一直都期待着21岁那年. 尽管父亲总是显得疏离, 但Tony决定从这一年开始和父亲搞好关系. 他匆匆回到家, 却又不可避免的和父亲吵了起来.


“我们要出去了, 说点什么.” 他的母亲轻声说.


Tony转过头, 看向母亲: “告诉我父亲倒计时停止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吧.”


母亲笑了, 亲吻他的脸颊, 拿起外套和Howard离开.


“他说了什么?” Howard别扭的问.


“他说他爱你.” Maria肯定的说.


那天晚上,Tony等待着母亲给他打电话, 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他等到的却是死亡通知书.


他步伐不稳的来到停尸间, 看到父母头上已经没有了数字. 原来父亲的倒计时是死亡.


从那个时候他开始害怕倒计时—依旧好奇, 但是害怕. 并不是每一个人的倒计时都是无害或者好笑的, 有的人的倒计时承受了生命的重量.


他接手了SI, 做起了武器, 开始了风生水起的生活. 他不再尝试去知道每一个人的倒计时含义了. 当他不可避免的看到即将到零的数字, 他会转过头, 害怕可怕的事情会发生. 


他倒是从未担心过找不到灵魂伴侣. 尽管他看得到所有人的, 但从来没有人看到过自己的. 他本人也不知道. 谁能看到他的倒计时, 谁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就是这么简单.


很快, 他遇到了Pepper. 他记得当时他在电梯里, 然后红发的Pepper走进来了, 她头上的数字离0还有1分钟.


随着电梯的打开, Pepper离开了电梯, 还有15秒.


“等等.” 一股冲动让Tony拽住了Pepper,但还没等Tony说什么, Pepper立刻大叫: “我有胡椒喷雾(pepper spray), 别碰我!”


Tony愣住了, 立刻缩回了手: “不是…我就是问一下, 你的…呃, 工作牌呢?” 他找了一个借口.


“哦.” Pepper松了口气, “我是来应聘的.” 那个时候她还管自己叫Virginia.


Tony点点头, 终于看到倒计时变成了零. 紧接着Pepper打了一个喷嚏.


“哦.” Tony笑眯眯的后退, “那打扰了,Pepper.”


他只是遗憾Pepper看不到自己的倒计时.


Pepper在发现他是Tony Stark, SI的CEO后吃惊不小. Tony本来以为Pepper也肯定会和他是萍水相逢, 不出多久就会辞职, 没想到她会留下来. 


于是有一天, 在Pepper的倒计时快要归零的前一秒, 他开了口.


“Bless you.” (作者注: 在别人打喷嚏之说的话, 礼貌用语)


“啊嚏!” Pepper瞪大了眼睛, “可我看不到你的倒计时!” 


“我能看到所有人的, 别紧张.” Tony坏笑.


后来, 等他成为了钢铁侠, 被邀请到super secret boy band里后, 他依旧没找到那个能看到自己倒计时的人.


和美国队长的相遇有些尴尬. Steve Rogers头上的数字大致三个月, Tony默默的告诉自己三个月后一定要跟着Rogers. 但他神游太久, 引起了注意.


“我头上有什么吗?” Steve在他们刚捉住Loki的时候问他.


“没, 什么也没有.” 这个世界上除了Rhodey和Pepper,没有别人知道他能看见所有人的倒计时, Fury都不知道.


遇到复仇者的其他人就很有意思了, Tony潜伏多年的好奇心被激发了. Natasha Romanoff的倒计时显示的是半年后, Loki和Thor的头顶是一个代表无限的符号(这可能代表他们的死亡日期, 不, 肯定代表这个). Bruce Banner的是几个小时, 这立刻提起了Tony的兴趣. 不幸的是, 当Bruce的倒计时归零的时候, 他在忙着对Rogers吼非英语, 对老古董而言, 所以遗憾的错过了. 


但让Jarvis分析了一下时间后, 他有了一个猜想.


当他看到Coulson的尸体的时候, 他看到Coulson的头上还是顶着一串数字. 他知道他没有死, 但这不妨碍他感到愤怒.


天空中掉下来一个巨型甲壳虫后, Tony问了Bruce的位置.


他飞过一栋建筑, 正好看见Bruce的倒计时再次归零, 接着Hulk出现了. 果然, 归零的时候会生气.


至于ClintBarton, 他的倒计时显示一个月后.


当他进入虫洞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 他想了父母, Jarvis, Pepper和Rhodey, 最后他遗憾没能知道所有复仇者的倒计时含义.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看见Steve在对他笑, 还看见Thor的红披风污染了纽约的天空. 


“有没有亲我啊?” Tony问, 一边竭力尝试站起来.


Steve认真的盯着他, 把他扶了起来.


Tony被盯得有些发毛了: “Cap, 我头没摔傻, 身上没有窟窿, 你不用检查了.”


Steve不自在的笑了笑, 望向别处.


他们成功的拯救了纽约. Tony觉得偶尔团队合作也没有那么糟糕. 所以他邀请了所有人都住在他的大厦里好了. (这样更方便他弄明白这些人倒计时的含义.)


他和Bruce最快的建立了深厚友谊, 并且分享了自己的秘密.


“你可以看见所有人的? 所有人?” Bruce相当吃惊, “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没有听说过!”


“我知道. 顺便一说, 你距离下一次变绿还有2天, 我祈祷那是因为有坏蛋而不是因为Clint把你惹毛了.”


“这很有用.” Bruce使劲点头, “你对自己做过测试吗?”
“各种测试都做过. 前列腺测试, 性功能测试…”


“停.” Bruce翻了个白眼, “没有不一样的吗?”
“没有, 不然我早就获得诺贝尔生物学奖了. 解开灵魂伴侣的秘密什么的. FYI, 我永远站在灵魂伴侣是基因决定的这一方.”


“其他方面都说不通.” Bruce赞同道, “难道还要说真的有灵魂这种东西吗?”


Tony很满意他的实验室伙伴.


和其他人磨合就有一点点困难了. Thor有的时候热情, 有的时候又高冷的要命, 就比如当Tony问他能不能让他给锤子做个扫描, 得到的回答是: “地球人无法了解我们的科学, 我需要你证明你配得上研究它.”


这句话气得Tony停止了大厦的食物供给, 让他们自己出去吃去.


一周后,Thor被其他人挑唆着来道歉: “我很抱歉那天出言不逊, 但我也是实话实说. 但为了更良好的伙食, 我允许你仔细观察一下我的锤子.”


Tony的门如果不是自动开合的玻璃门他保证他会摔在Thor的脸上. 最后Tony决定做一个大度的好人, 还是原谅了Thor, 并且给了Thor一本书: 《小鸡杰米和他的幼儿园新同学》, 同时向Thor保证他会从中学会地球人的礼仪.


Clint和Tony不是很熟, 尽管Tony第二个给他取了外号(第一个是Steve的Capsicle).不久之后他发现Clint是个活宝一样的存在, 和Thor抢吃的什么的不说, 他的嘴炮功力和Tony一比不容小觑. 于是他们一拍即合, 成了日常中的好伙伴. Tony在一个月后也发现了Clint的倒计时含义, 打嗝. 


说起打嗝就不得不带上Steve. 复仇者有专门的厨师, 每天想要山珍海味不在话下, 家常小菜也没有问题, 但Steve这个人偏偏要自己做饭, 理由是他觉得在做饭的时候能够感受宁静, 也很喜欢自己准备吃的的成就感. 


那天当Clint吃完米其林大厨版的晚餐之后漫步到厨房, 正好看见Steve正在食用自己的晚餐. 出于好奇, 他就去尝了尝, 发觉味道不错后就又多吃了几口, 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撑到了.


Tony为了等待Clint的倒计时一直跟着他, 因此他也加入入侵Steve的晚餐的队伍, 吃了几口菜.


“Cap, 你做的真不错. 也许我们应该多尝尝你做的饭.” Tony夸奖道.


“我只会做一些家常, 满足不了你们.” Steve谦虚的笑笑.


“要么这样吧, 每周的周日都是Steve给我们做饭日, 这样你有一周的时候准备我们的食谱!” Tony机智的提议.


“哈, 你就像嗷嗷待哺的小鸟.” Clint边吃边嘲笑.


“你在说你自己, 傻鸟.” Tony翻了个白眼, 转向Steve,“Please?” 他看出Steve在声明要自己做饭时看着他们的眼神, 他很期待能有人加入他, 毕竟一个人吃饭多冷清啊, Tony知道Steve一定受够了冷清, 就和自己一样. 但他也不能直接要求Steve一周七天的当他们厨师了, 毕竟专业厨师都觉得伺候他们有难度.


“好吧.” Steve笑眯眯地说.


Tony满意的点点头, 转头看向Clint头顶上的倒计时正在缓慢归零.


最终,Clint打了一个嗝. 重置的倒计时在7天后, 哈, 有意思.


“吃饱了就睡吧, pibird(猪鸟)…birpig(鸟猪).”


“这甚至都不是词.” Clint哼了哼.


“我造的, 莎士比亚可以, 我也可以.”Tony大声说, 然后对Steve咧了一下嘴, “谢谢款待,Cap.” 然而Steve正在眼神锐利的盯着他, “怎么了?”


“你刚才在看…没什么, 我看错了.”Steve迅速的说, 开始收拾盘子.


Tony吃饱饭足, 没有多想的回车间了.


Natasha这个人行踪诡秘. 鉴于短时间内Tony发现不了她的倒计时含义, Tony也不敢调戏她, 他们之间的交流少之甚少. 后来发现她实际上是和自己最有共同语言的人已经是很久之后了. 她会在他和Clint斗嘴的时候打断他们, 平息纷争, 也会在他们即将惹恼Bruce的时候适时地安抚Bruce, 也会在Thor再次对地球人出言不逊的时候谆谆教诲, 比Tony送的那本书还管用. 总而言之, 她就像有点凶的幼儿园老师.


然后再说说Steve. 不是Tony说不够他, 是他的行为只能用古怪来形容. Tony会觉得Thor是个古怪的神, 但Steve至少还是人类好吗? 所以他不应该和Thor一样怪.


除了做饭,Steve还喜欢绘画. 这很好, 很艺术, 很放松心情. 但他居然往Tony的客厅壁纸上画, 然后坦诚他觉得Tony的壁纸太丑了. 


“我可以免费给你画出更好看的壁纸.” Steve说.


Tony在思考, 难道40年代的时候你可以随便在房东家的墙上画画吗? 不, 他不这么觉得. 因此他眯起眼睛, 不怀好意的盯着Steve: “我的壁纸可是Pepper挑的, 她的品味无可比拟. 你要是敢反驳我, 我就让Jarvis把你扔出去. 现在, 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你要画这些?”


Steve结结巴巴, 说不出所以然, 只好放下了刷子. 


Tony也揣测不出来Steve40年代的脑子在想什么, 他又不是心理医生, 就随意的说: “好吧, 你要画就画吧.” 他才不管壁纸长什么样呢, 如果能够把壁纸刷成巨型裸女, 他会的. 


Steve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他感谢了Tony, 还附赠了一个美国队长倾情拥抱, Tony就不抱怨什么了.


第二天,Tony打着哈欠来到公共区的时候发现Steve就跟中世纪的大画家在教堂的天花板上画圣母似的在往天花板上画画, 其他复仇者们在底下站成一排七嘴八舌的评论, 场面十分诡异. Tony再定睛一看, 发现天花板上画的是复仇者们自己啊, 刚完成了一半. 


“别忘画上我的雄姿, 队长.” Tony提醒道.


“一定把你画的最好看, Tony.” Steve喜气洋洋地说, “对了, 你是想露脸还是不露脸?”


“我长得这么帅, 还是给你们提高一下平均颜值吧.” Tony叹了口气说.


“好的.” Steve好笑的看着他.


后来这幅画完成了, Tony很满意的看着自己和电脑平板一样大的大眼睛, 就是那个下睫毛有点夸张吧? 有那么长吗? 还有, 为什么他的头上有黑色的点点啊? 


“那个…我不小心弄的, 黑色过多了, 抱歉.”Steve真诚地说.


Tony挥了挥手, 他哪里敢生Steve的气呢?


穿着方面Steve大致了解了现代人的穿衣方式, 现在穿的跟小年轻一样. 偶尔Steve在网上会看到一些衣不遮体的衣服, 感叹: “人类用了那么久的进化来拿衣服包裹自己, 现在却在逐渐脱衣服.”


Tony接口: “不不不, 那是因为全球变暖而已, Steve.”


然后Steve就信了. 有的时候他真的太轻信了, Tony为此感到羞愧不已.


Steve掌握了21世纪穿衣方式后, 他就喜欢出去, 和别的人交流, 比如在咖啡馆打工的少女. 然而在目睹了Steve的搭讪方式后, Tony就一点都不担心这个少女会被Steve完美的容貌蛊惑了, 因为Steve完全是以老年人的口气问少女问题: “你在上大学吗? 真好, 我也希望我那个时候能有大学上. 你学的什么专业? 不错不错, 很有前途.” 至于后面关于努力学习的重要性, Tony由于不忍直视没有听见.


Steve还是一个对私人空间毫不在意的家伙, 至少对Tony的私人空间非常不在意. 


在一个夏天的午后, Tony睡了个午觉后晕晕乎乎的起床, 来到厨房打算喝杯水. Steve不知道当时在厨房做什么, 反正他就在那里, 问Tony能不能让阳光透进来.


Tony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结果刺目的阳光直接戳瞎了他的眼睛.


“嗷!” 他惨叫一声, 像吸血鬼一样捂住眼.


“Tony! 你怎么了!” Steve焦急的走过来, 握住Tony的手臂, 整个人都贴到了Tony身上. Tony有重要被扑倒的感觉.


“没事队长, 就是太刺眼了.” Tony嘀咕着, 使劲揉着眼睛, 很快眼睛就流了点眼泪, “你不用离我这么近.”


Steve还是替他擦了眼泪后才退开: “抱歉, Tony.”


“没事, 我没有我的泪腺那么脆弱.” Tony说, 倒了杯水赶紧离开.


他没有看见Steve嘴角饱含深意的笑.


但无论怎么说, Tony都认为他是这个队伍的灵魂. 这是有根有据的, 每天早上在他到餐厅之前那里都一片寂静, 只有他到了以后才会热闹起来; Clint只和他吵嘴, Thor最喜欢在他面前当个混蛋, 整天举着大锤子晃悠还不让摸, Bruce也当然最爱他, Natasha倒是没什么表示, 但Steve绝对是最亲近他. 为什么这么说? Tony大概可以列一个以字母顺序排列的表.


Tony仔细地观察过, Steve只有在Tony走进房间的时候才会露出那种灿烂的笑容, 他的素描本里画得最多的就是Tony, 他只对Tony管这管那, 每天准时叫Tony吃饭, 让Tony想作息不规律都不行.


Tony总是觉得他可能捡了一个叔叔回来. 其实他很吃惊Steve对他这么好, 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吵了一架. 他们单独在一块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偶尔也只是在餐厅的时候其他人都用餐完毕先走了, Steve总是以要收拾桌子为由留下来, 尽管Tony说过很多次洗碗机已经足够了. 


现在想来,Tony觉得大部分时间和Steve单独待着的时候他还是挺混蛋的. 他会说点Steve听不懂的实验进展, 然后讨论最近的时事(一般都不会达成一致除了Trump是发生在美国最糟糕的事, 但幸好Tony已经不去期待了, 所以不会吵起来), 再说新旧的娱乐新闻, 强调一下新世纪的美好, 最后讲几个颜色笑话. 总之, 就是Tony笨拙的尝试让Steve能更好地融入新的纪元.


当他们相处了三个月, Tony兴奋地不得了, 因为他终于要知道Steve的倒计时什么意思了.


在提前两个小时的时候, Tony破天荒的在实验时间跑到了训练室去了.


他装模做样的拿个平板, 坐在旁边偷偷看Steve的头顶. 时间怎么不走快一点呢?


“Tony, 你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Steve疑惑的看着他.


“在看你训练啊, 记录数据什么的.” Tony一本正经的说.


Steve在一个小时后突然停止了训练, 离开了训练室, Tony立刻跟了上去: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啊?” 


Steve神色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洗澡.”


“哦.” Tony尴尬的揉了揉鼻子, “但今天是不是太早了? 你才训练一个小时.”


“你为什么这么在乎?” Steve不耐烦地说, “别跟着我了, 去找Clint吵嘴.”


Tony还没见过Steve这么烦心过, 只好知趣的走开了, 惋惜无法看到Steve的倒计时归零了.


一个小时后, Tony问Jarvis,Steve在哪儿.


Jarvis的回答是浴室. 


“他洗了一个小时?” Tony震惊的问.


“是的.” Jarvis回答.


中午再次见到Steve的时候, 他看到Steve的倒计时重置了, 令人欣喜的是重置时间是几个小时, 也就是说今晚还有一次机会.


然而, 当Tony鬼鬼祟祟的跟着Steve的时候, 又被发现了.


“Tony, 你到底在做什么?” Steve皱着眉, 让Tony觉得他们的友谊的小船要翻了.


“我…” Tony这回没有借口了.


“赶紧回去睡觉, 现在已经很晚了.” Steve叹了口气, 转身离开.


于是在倒计时归零的时候, Tony只能再次问Jarvis.


“在浴室.” Jarvis说.


“还在浴室?” Tony挑眉. 如果两次都在浴室, 那么Steve的倒计时后发生的事和浴室里做的事有关了? 会是什么呢? 但Tony也不敢想太多, 他可不是意淫队友的变态.


接下来Steve的倒计时会从一个星期到几个小时不等, 并且每一次, 每一次都在浴室. Tony为了阻止自己思考全裸的美国队长, 决定停止纠结Steve的倒计时.



评论

热度(139)